英伦即时新闻 |静观欧洲 脱欧“下半场”,英国还得啃硬骨头

来源: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:2018-04-03
去年3月29日,英国首相梅向欧盟递交脱欧文书,正式启动了英国脱欧进程。按规定,英国将于2019年3月29日脱离欧盟。如今距离英国“脱欧日”不到一年,不少英国媒体开启脱欧“倒计时”,纷纷表达对英国脱欧前景的关切,有人欢喜有人愁

从英国脱欧“上半场”来看,就是一个英国不断放低姿态、逐一接受欧盟开出条件的过程。英国已在多个重要领域做出让步:在谈判进程问题上,从要求谈判“合为一体”到完全同意欧盟“分阶段”谈判的主张;在分手费问题上,从“一个子儿也不给”到承诺支付350亿至390亿英镑的分手费;在保护欧盟在英侨民权益问题上,梅首相也不断松口,最终允许欧盟公民在过渡期内继续享受同等权益,欧盟公民家庭成员亦可赴英谋求居留权;在过渡期时间上,英方也根据欧方要求从两年缩短为21个月;在过渡期内权限上,英国最终也接受了“会费”照缴却无投票权的安排,陷入“出钱而无权”的尴尬。


当然,英国也从欧盟拿到了一些成果,毕竟谈判在向前推进,而且双方在今年第一季度按期达成过渡期协议,这对英国是重大利好,对安抚害怕不确定性的英国工商界十分重要。欧方对英方也有君子协定,暗示在过渡期内不会通过不利于英国的法案,会给英国留足情面。欧方也明确允许英国在过渡期内可与其他国家谈判并签署贸易协议,使英在英欧新关系谈判中可拥有更大灵活度和谈判空间。在脱欧一周年纪念日,英各界总体对英欧最终达成协议趋于乐观,但对谈判过程中面临的诸多难题也表示担忧。


首先,最困难的是北爱尔兰边界问题。北爱边界问题十分复杂,事关北爱和平进程成果。爱尔兰已明确表示,坚决反对出现设有海关、口岸、检查站等实体边界基础设施的“硬边界”,这既会加剧边境地带的紧张局势,也会制约爱尔兰岛南北贸易,冲击爱尔兰经济。欧盟2月出台了一份脱欧协议草案,其中专门提出解决北爱边界的思路,为北爱专门设置符合欧盟规则的贸易制度,将北爱纳入欧洲单一市场或关税联盟。此举一定程度上将爱尔兰海变成了“贸易边界”,北爱与爱尔兰进行贸易比与英国本岛更加便利。长此以往,难保北爱不会被爱尔兰统一。因此草案一出,英国各界一片哗然,梅首相坚决反对,声称将破坏英国统一的共同市场,“这是任何一位英国首相都不可能接受的”。


英国在这一问题上左右为难,一方面英国政府及北爱地方政府都不希出现“硬边界”,而且梅首相去年底已公开承诺不会在北爱与爱尔兰之间产生“硬边界”,另一方面,英国拿不出可行的解决办法,但作为一个国家,英国如同意地方政府在单一市场或关税同盟问题上“灵活处理”,那么英国国家治理将更加碎片化。因此英国不得不在这个问题上“和稀泥”,对爱尔兰,英国表示无论与欧盟达成何种协议,都将保证北爱有关贸易条款与欧盟标准一致,确保爱尔兰岛南北贸易畅通;对北爱,英国政府承诺在无北爱地方政府同意的情况下,不会对北爱采取歧视性措施,保证北爱商业在英国其他地方不受影响。



目前看,北爱边界问题主要解决思路有三:一是英国整体留在关税同盟。二是采用高科技手段解决北爱边界的关税问题。三是做出与欧方草案类似的安排。三种方案都面临着不同方面的阻力,而爱尔兰也在不断施加压力,要求英方在欧盟夏季峰会前明确提出解决思路。

第二,英国要不要留在关税同盟。如果英国留在关税同盟,北爱边界问题自然迎刃而解,英欧贸易水平也不会受影响。工党领袖科尔宾已明确表态支持留在关税同盟,财政大臣哈蒙德一贯支持软脱欧,虽未表示支持留在关税同盟,但也认为应与关税同盟建立非常紧密的关系。一些主张留欧的保守党后座议员也向梅首相施加压力,要求梅明确在关税同盟问题上的立场,认为正是由于梅对硬脱欧的暧昧态度导致了去年大选失利,而保守党在今年5月3日的地方选举中也可能再次落败。


而保守党内的强硬脱欧派坚决反对留在关税同盟,他们质疑,如果留在关税同盟,脱欧还有什么实际意义?英国如果无法与第三国签订高水平的自贸协议,何谈去建设“全球英国”?有议员表示,留在关税同盟将是英国自苏伊士运河危机以来遭受的“最大国耻”。有媒体认为,如果梅首相决定留在关税同盟,可能引发内阁辞职潮,加剧保守党分裂。


第三,英欧相互承认监管标准问题也是难啃的硬骨头。英欧将于近期开启自贸谈判,涉及贸易、投资、政府采购、知识产权、标准化等敏感领域,其中相互承认监管标准问题是英欧博弈重点,这对英国进入欧盟市场非常关键,也是保持英国在金融、航空等领域优势的重要条件。欧盟会压英国接受欧盟标准,而英国则会强调监管自主,力求保持英国服务业的特色与活力。

此外,英国脱欧还有很多棘手问题需要明确,比如欧洲法院管辖权问题、英欧贸易关系模式框架、欧盟对外签订的750多条国际协议的转换问题等等。


英国脱欧过半,时间紧迫性进一步凸显。下阶段,英国脱欧进展要关注几个重要时间节点:一是今年10月的欧盟秋季峰会。秋季峰会前必须明确脱欧的几个关键问题,如北爱边界问题、英欧未来经贸关系的框架、欧洲法院的司法管辖等。二是明年3月29日的“脱欧日”。“脱欧日”之前,脱欧协议必须得到欧盟成员国、欧洲议会以及英国议会批准。因此双方必须在分手费、侨民权益、北爱边界、欧洲法院司法管辖、过渡期安排等问题的细节上进行最后角力,因为脱欧协议解决的不仅是脱欧阶段问题,但相关问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将对英欧新关系谈判产生重大影响。三是2020年12月31日的“过渡期结束日”。理论上英欧在过渡期内有足够时间敲定双方自贸协议、边界管理、北爱、直布罗陀等问题的有关细节,过渡期安排也是为了避免英国出现“断崖式脱欧”,然而政客们总是习惯于将最困难的问题模糊处理,不断拖延,因此在“过渡期结束日”英国可能仍将面临“断崖式脱欧”风险。


英国脱欧一路坎坷,被视为二战后英国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。梅首相又流年不利,政治地位虚弱,民意两极分化,内阁大臣不和,她的政治决策受到多方掣肘。好在保守党内目前已形成基本共识,让梅首相继续牵头推进脱欧进程。脱欧上半场,英国内耗太多,浪费了大量资源和时间。英国各界也在痛定思痛,加大反思,不少有识之士呼吁各派以国家利益为重,在脱欧问题上摒弃分歧,加强团结。


脱欧一周年纪念日,梅首相也没闲着。她马不停蹄地访问了英格兰、苏格兰、威尔士和北爱尔兰,与各行业民众见面,召开关于脱欧的座谈会。梅首相再次给各界打气,唱响脱欧的光明前景,强调脱欧给英国带来很多机遇,英欧最终将达与一个低关税、无壁垒的自贸协议,欧盟市场将对英国开放,英国市场也将对世界开放。因此英国各地方政府,各行业民众在脱欧问题上应团结一致,将英国建设为一个强大国家,才能服务好每个人。


资料来源: http://news.sina.com.cn/o/2018-04-03/doc-ifyswxnq1966406.shtml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英伦乐居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